比特币交易平台 > 区块链资讯 > 内容

比特币往事:美团王兴持有八年获利百倍,理论上中本聪已是世界首富

2021-04-16 07:00 来源:未知

划重点

1、2013年12月,王兴买入比特币。这笔投资到现在有100倍回报,超过同期美团的股权。

2、Coinbase上市,市值654亿美元,超过中国最大券商中信证券。

3、今年1月,约有100万用户通过Square旗下产品首次买入比特币。金融创新让比特币真正走向大众。

4、数字货币领域最成功的创业,就是帮助投资者买卖比特币。币安、Coinbase、灰度基金、Square获得巨大的商业成功。

5、一枚比特币6.4万美元,超过40万人民币。世界上绝大多数普通人一年的收入,已经买不起一枚比特币了。

6、过去十年,比特币从0.1美元上涨到6.4万美元。遗憾的是,全球几乎所有的投资机构,都错过了。


“理论上中本聪已经是世界首富了。”

就在两个月前,比特币价格突破5万美元时,美团创始人王兴2月16日在饭否上发言。中本聪是公认的比特币之父,拥有112万枚比特币。

就在王兴的发言两个月后,比特币价格又上涨了30%,超过6.4万美元。

王兴是比特币的支持者。2013年底,王兴买入比特币,“用实际行动对这具有非凡想象力的创造表示敬意”。

这笔投资带来了百倍左右的回报,甚至超过了美团——后者是过去十年,中国最成功的的科技公司之一。

币优合伙人许志宏是中国最早一批中概股投资者。十多年前,他告诉券商要买新浪、网易股票,接待他的美国人充满疑惑——还有中国人投资中概股?

2013年,许志宏收到朋友的婚礼请柬。和此前送一个大红包不同,这次他准备了一份特别的礼物——一枚比特币,大约价值300美元。

“这个比特币你要留着,等你孩子结婚的时候,它能买北京的一套房。”送出去之后,许志宏并不放心,嘱托朋友一定要长期持有。

过去十年,友谊价格维持稳定,比特币价格飞涨。如今,没有人再送朋友比特币作为结婚礼物了。

“比特币将快速(1.5-2年内)接近黄金市值的80%,即40万美元一枚。”快的创始人陈伟星预测。在和滴滴合并之后,陈伟星曾投身区块链,创办打车链。随着比特币的上涨,类似的预测越来越多。

把全世界的黄金集中起来,会有边长21米的立方体,大约11万亿美元的市值。比特币被称作数字黄金,总市值相当于黄金10%。

不禁要问,是什么力量支撑起比特币,从一个无人问津的token,一步步取得无与伦比的史诗级成功?


Ross Ulbricht:拯救比特币的那个人在监狱

和比特币今日的辉煌相比,它的诞生简直微不足道。

在2009年1月3日,中本聪在位于芬兰赫尔辛基的一个小型服务器上,亲手创建了第一个区块——即比特币的创世区块,并获得了系统自动产生的第一笔50枚比特币的奖励,第一个比特币就此问世。

此后的很长时间,世界并没有理会这项新发明——这玩意到底有什么用?中本聪是公认的天才,他并没有回答。2010年12月,中本聪在网上留下最后一句留言,就再未现身。

在诞生后的一两年,比特币一直维持在0.1美元一枚。著名的一万个比特币换披萨的故事,就发生在此时。比特币有着天才般的设计,却是一个无用的设计。

中本聪如同莎士比亚一般,写了一个完美的剧本,却没有人可以演绎它。直到比特币遇上另一个“天才”。

罗斯·乌布利希(Ross Ulbricht),1984年出生,从大学开始便投身贩毒事业。美国政府对毒品有严格的管制,Ross始终无法把制毒贩毒业务做大做强。直至2010年,Ross从客户口中听到了比特币的存在,成为了转折点。

政府对于非法活动的打击,核心是对资金的监管——背后的核心是银行体系,这被牢牢地掌控在政府手中。比特币,就是那个脱离银行体系的支付工具——直到现在,银行和比特币仍然是各行其道。

2011年1月,只有26岁的Ross创办了一个“深层网络”,俗称暗网。Ross将这个网站起名为Silk Road(丝绸之路),寓意商品交易的地方。

“丝绸之路”并不交易茶叶、丝绸、瓷器,这是有史以来最知名,最臭名昭著的“暗网” 。这个网站的主要交易对象是毒品、性奴、儿童色情、私人杀手、军火交易、身份造假。

一切非法的交易,都聚集到了“丝绸之路”。最后连Ross自己也深陷其中,他曾通过高额订金雇佣杀手,来杀死一位入侵卖家电脑并勒索威胁他的加拿大用户。

随着丝绸之路的崛起,比特币终于找到了第一个应用场景——罪恶交易的支付工具。数据显示,丝绸之路曾流通超过950万枚比特币,占当时比特币流通量的80%。

2013年8月,Ross在旧金山市的一个公共图书馆被捕。并在2015 年被法院判决终身监禁,不得提前假释出狱。

黑色的需求,也是需求。就像傻瓜的共识,也是共识一样。在犯罪交易带动下,比特币迎来第一次暴涨,在2011年6月达到了31美元。而在Ross被捕后的2个月,比特币升至1100美元一枚。

盖棺定论地说,Ross Ulbricht是比特币发展历史上极其重要的一名人物。在比特币将要被世界忽略的时候,结束了比特币作为玩具的历史,赋予其现实世界的意义——为犯罪服务。

“犯罪分子是最能拥抱新技术的。”币优合伙人许志宏总结。但在长期的斗争中,警察部门掌握了比特币的追溯技术。更多的黑色交易转向了门罗币(Monero)等更难追踪的数字货币。比特币开启了长达数年的漫漫熊途。

这轮大牛市向全世界播撒着比特币的种子。大洋彼岸的中国,一家名叫OKcoin的比特币交易平台悄然成立,这家被称作中国币圈黄埔军校的交易所,创办人叫徐明星。和王兴一样,徐明星也来自互联网行业,此前他是豆丁网CTO。

和徐明星做一样事情的,还有一大批人。他们在致力于解决另一个根本的需求——如何让普通投资者更容易买到比特币。


数字货币交易所——最伟大的桥梁

数字货币和法币的世界之间,有着巨大的技术鸿沟,就像横亘着一条巨大的河流。在交易所诞生前,投资者需要光着身子游到对岸,并承担各种交易风险。这注定是一个少数人能参与的游戏。

矿工要支付电费,矿机公司要研发更先进的机器,开发团队也需要维持,都需要钱——比特币需要更多来自法币世界的支持,这事关乎生死。

在比特币的第一次大牛市之后,数字货币交易所开始繁荣发展。OKcoin,火币、币安,Coinbase、bitFlyer、BitMEX、Bitfinex等交易所开始崛起。

数字货币交易所架起了一道桥梁,投资者可以像开一个股票账户一样容易地买到比特币。在相当长一段时间,数字货币交易所甚至是大众唯一购买比特币的地方。

无论后来比特币如何涨跌,来自法币世界的财富源源不断地流入了数字货币的世界,支撑起比特币的交易价格,数字货币领域的各种创新得以持续。

从诞生之日起,交易所就在用各种方式开拓法币世界的客户

交易所的客户,大部分都是各种偏好于新事物、高风险投资的投资者。但要让比特币真正地走向真实的世界,走向普罗大众,还需要更多的金融创新。


被机构拒绝的比特币

比特币的支持者,经常会提到“信仰”二字。只有那些有“信仰”的投资者才能踩过荆棘,穿越牛熊地持有比特币,获得巨大财富。

那些创办交易所,帮助投资者更容易买到比特币的人,更像是人间的布道者。他们有数字货币的信仰吗?

这恐怕很难回答,交易所的创办者也不一定需要——因为交(du)易(chang)所真的是一门很赚钱的生意。在交易所的努力下,比特币进入个人和普通家庭的账户的目标,很快就实现了。

在比特币面前,还有更大的两个高峰——如何进入主流金融机构的投资组合,如何进入上市公司的资产负债表——这非常困难。

比特币就像孙悟空,从石头里蹦出来,它和所有的资产品类都不一样,与现代的金融机构格格不入。比特币市值已经和白银相当,但你无法把它存在你的银行账户里。

过去十年,比特币是全球投资最高的品类——从0.1美元上涨到6.4万美元。遗憾的是,这样一个投资品种长达十年间被无视,全球几乎所有的投资机构,都错过了。

“目前大部分的金融机构、银行都不能买比特币,进一步形成共识还需要很长时间。”金沙江创投朱啸虎告诉腾讯科技,他曾投资过滴滴、ofo、映客等一系列前沿科技公司。哪里有风口,他就在哪里。

“目前机构参与比特币投资最大的限制还是各国的金融法规。” 火链科技CEO袁煜明表示。2018年,还是兴业证券TMT首席分析师的袁煜明宣布跳槽,加盟火币中国,曾经引起圈内轰动。

当被问到为什么会有这一轮新的行情,几乎所有的币圈从业者都给出了相同的答案——美国。

“区块链的创新的中心一直在美国,而近两年区块链的创新,以太坊的创新,基本上已经和中国没有关系了。” 币优创始人陈勇认为,在进入币圈创业前,他是猎豹移动高级副总裁。“现在仍然改变不了以美国金融创新为基石的情况。”

金融和科技是美国繁荣的两大基石,在比特币波澜壮阔的上涨过程中,华尔街和硅谷没有置身事外,反而深度参与其中。


华尔街与比特币

一家美国资产管理公司,打破了数字货币世界和传统金融的界限——业界一般称呼它灰度基金。

在比特币的世界,持有1000个比特币,被称为巨鲸,全世界大约有2000多个巨鲸。

在所有巨鲸里面,灰度基金无疑是最大的巨鲸之一——它管理了超过65万个比特币。以现价计算,灰度至少拥有385亿美元的资产规模,这足以跻身全球最成功的资产管理公司行列。

灰度基金通过金融产品的创新,第一次将购买比特币资产的难度,降低到买美股一样。只要有一个美股账户,就可以像买卖股票一样交易GBTC,不用考虑复杂的入金流程,也不担心平台暴雷。

很长一段时间,灰度基金都在以每天2000个比特币的规模持续增长,规模迅速扩大。它的创新又非常简单,设立加密资产的信托基金持有比特币,投资者持有信托份额,并可在二级市场交易。

“机构在美国直接参与比特币投资目前主要是两类方式,一是通过灰度、21Shares等机构运作的信托基金产品(ETP)购买份额,二是通过Coinbase等合规交易平台直接购买。”袁煜明介绍。

在美国,信托基金每年的管理费率一般在0.3-1.5%。而灰度产品每年管理费标准2%-2.5%不等。灰度基金即便什么都不做,每年也能提取数万个比特币的管理费。

灰度基金是所有比特币创业公司的典型。让更多投资者更容易地持有比特币——并以获取巨额的回报。这些金融机构的逐利行为,给比特币带来了源源不断的投资者,推动比特币持续上涨。

“比特币进行交易是一种“极其低效的方式”,处理这些交易所消耗的能源惊人。”美国财政部长耶伦曾痛斥比特币,“比特币经常被用于非法融资,投资者应该当心”。

尽管耶伦并不喜欢比特币,但这一点都不影响美国在比特币上的金融创新。2017年9月,中国央行联合七部委全面叫停ICO。但在三个月后,芝加哥商业交易所上线了比特币期货。

如今,桥水和贝莱德等全球顶级的资产管理机构,已经跃跃欲试。只要能收到管理费,金融机构可以用你的钱买任何资产。


硅谷与比特币

Twitter的创始人杰克·多尔西是美国知名的科技领袖,他也是比马斯克更坚定的加密货币的拥护者,他相信:加密货币将成为世界的“单一货币”。

Twitter虽然无人不知,但并非多尔西创办的最成功的商业公司。多尔西旗下的Square是比特币创新领域的先锋,目前市值1200亿美元,是Twitter的两倍。

如果说灰度基金像一台抽水机,将法币世界的水抽到比特币世界。硅谷的科技公司发明了新的工具,像蚂蚁搬家一样蚕食比特币库存。

2018 年1月,Square旗下Cash App推出了新的功能,用户可以购买比特币。“2020年共有300万人通过Cash App购买比特币,2021年1月新增100万人。”Square CFO披露的数据表明,比特币正在通过各种方式进入普罗大众的钱包。

迫于竞争对手的压力,在2020年10月,全球最主要的线上支付工具Paypal宣布支持购买比特币、莱特币等数字货币。

一方面,美联储提供了无尽的洪水,美国传统的金融公司和科技公司则担任起了法币和数字货币的水管——让购买比特币就像打开家里的自来水管一样容易。


新入投资者太多,比特币已经不够用了

一枚比特币6万美元,超过40万人民币。世界上绝大部分普通人一年的收入,已经买不起一枚比特币了。

但这并不能阻止比特币的供不应求。根据中本聪的设定,比特币总共2100万枚,其中已经挖出来的有1860万枚左右。

“由于早期币价低迷,存在大量比特币丢失的情况,估计有300-400万个已经永远无法找回。”加密货币分析师徐清安表示。

按照规则,现在每年还会挖出32.85万个新比特币。每隔四年,比特币挖矿的产出下降一半,挖矿难度提高一倍。

“黄金通胀率只有1.7%,比特币的通胀率也差不多1.7%。随着比特币减半,比特币的通胀率还会越来越低。”徐清安认为,比特币购买难度还会越来越大。

研究显示,交易所中存放的比特币数量在过去一年从300万枚减少到了220万枚,减少了80万枚。在交易所存放的比特币,还在持续减少。

如果交易所的比特币持续减少,购买比特币的难度还会上升。而在场外,还有更大的一批大鳄在吃进比特币。

2021年2月,特斯拉宣布已经买入了价值15亿美元的比特币,并且宣布可以用比特币购买特斯拉汽车。比特币价瞬间大涨10%。

马斯克还宣布,客户将可以用比特币购买特斯拉汽车,特斯拉不会出售这些比特币。

特斯拉并不是全球第一个吃螃蟹的科技公司,2020年,Square投资约5000万美元购买了4709枚BTC。Square的尝试,让比特币第一次出现在了美国上市的资产负债表中,并被会计准则认可。

另一个最直接的例子是微策略(Microstrategy),他们在2020年8月起通过自持现金、发行可转债募资等形式持续购入比特币超7万枚,成本超11亿美元。

中国的美图公司,也已经购买了1亿美元的比特币和以太坊,是中国少数公开持有比特币的公司。

有限量的比特币和越来越多的需求,正构成越来越严重的供需矛盾。


比特币的天空在哪里?

文章开头,那位收到比特币作为结婚礼物的朋友,最终在比特币上涨十倍之后交出筹码。新的投资者又重复比特币上涨的故事。

灰度基金、Square、币安、火币、Coinbase,所有拓宽了法币世界和和数字火币世界联通的创业者,都获得了丰厚的回报。

新的金融创新一刻也没有停止。全球第一个比特币ETF已经在加拿大上市,规模1.7万个比特币,还有超过10只比特币的ETF正在排队等待上市。

比特币还能买吗?

“可以把一小部分资产买比特币,作为资产配置是值得考虑的。”金沙江创投朱啸虎谨慎地表示。